五车文学 > 玄幻小说 > 拳定乾坤 > 第二百六十一章 南云天
    那狮子确实就是师一帅,当日雾隐门大战,他害怕的要死,便提前跑路,来了这里投奔这头蛟龙,当年在秦岭打劫、雾隐门学艺时,他被吕萧然六兄弟以及牛二欺负的太惨,此刻见了他们,不由自主地便流露出害怕的神色,想要跑路,不想被吕萧然一眼识破。

    此时的师一帅是本体形态,依旧身穿一条花裤衩,见众人均看向自己,挺了挺胸膛,佯装镇定,对吕萧然大喝道:“吕萧然,你和那牛二天天在雾隐门欺负我,今天我们这么多弟兄,我非要报了此仇不可!”

    这话也算是向蛟龙等人承认了自己就是师一帅。

    吕萧然冷笑道:“你还有脸提牛二?当日雾隐门大战,牛二战死沙场,可比你这怂包强多了!”

    师一帅刚想说话回怼,却见自己现在的大哥,那头蛟龙慢慢走向他,伸出一只前爪抓住他的脖子,将他提在半空,恶狠狠道:“原来你还有这段历史,我蛟龙帮可容不下你这怂包!”说罢便要扭断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师一帅吓得四肢乱登,大吼道:“大哥......大哥,你听我......听我解释......”

    “慢着!”

    此时望隐开口,众人又齐齐看向他,那头蛟龙回头笑道:“怎么,我处置自己的手下,你也有意见?”

    望隐却是盯着他问道:“蛟龙帮?你可是南云天?”

    那蛟龙闻言一愣,却没有先回应自己是不是南云天,而是反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望隐道:“我是木玉章啊!”说罢脸部肌肉错位,变成脸型修长,鼻梁高挺的英俊模样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那蛟龙震惊,松开师一帅,双眼中立刻充满泪花,赶忙冲到望隐身前,他此刻还是蛟龙本体模样,身高近十丈。

    “铛!”

    大戟横向刺来,挡在他身前,白展元大声喝道:“你想干什么?!”

    望隐看到这蛟龙激动的表情,已然知道自己所猜不假,急忙对白展元道:“二哥,没事,他是我的故友!”

    那蛟龙闻言,赶忙化作人形,变成一个身穿黑衣,头发散乱,面相凶恶的汉子,正是南云天!

    不过此刻的南云天明显很是激动,双眼闪烁着泪花,对望隐道:“真的是你么?木兄弟?”

    “南大哥,是我,我就是木玉章!”望隐道。

    白展元收了大戟,南云天赶忙上前一把搂住望隐,大哭道:“木兄弟,真是想死我了,真没想到,我们还能在这里再相见。”

    他堂堂一个汉子,蛟龙帮的首领,此刻却哭得稀里哗啦,全然不顾形象,看得他几百手下和吕萧然等人均是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南云天抱着望隐哭了一会,松开他的肩膀,依旧带着哭腔道:“木兄弟,你如何变成那副模样,我刚才都没认出来!”

    望隐笑道:“我本来就是那副模样。”说罢又化作本来面目,“木玉章是我的化名,我真正的名字叫做望隐!”

    南云天了然,擦了擦双眼中的泪水,笑道:“不管你叫什么,都是我南云天的兄弟!”回头对几百手下道:“都别装了,这是我兄弟,你们都化作人形拜见!”

    “是!”几百飞禽野兽纷纷化作人形大汉称是,对望隐躬身道:“见过望大哥!”

    此刻他们也不管年龄大小了,既然自己的帮主称望隐是兄弟,他们也只能称呼“大哥”了。

    师一帅浑然没有料到这种情况,见势不妙,也化作人形,却是脸型消瘦,满脸猥琐,穿着一条大的不像话的花裤衩,直提到肚脐眼上,一看就不像好人。

    他嘴上也和其他人一道说着“见过望大哥”,眼神却飘忽不定,悄悄往后退。

    “想跑?老驴我可一直盯着你呢!”

    吕萧然突然大喝,上前抽出黑色大棍一棍砸在师一帅背上。

    “哎呦!”

    师一帅大声喊疼,“噗通”一声跪下,拿出一袋盘古币放在地上,大哭道:“吕大哥,我上有八十老母,下有三岁小孩,求你放过我吧!”

    吕萧然啐了一口,道:“认识这么久了,你哪里来的老母和小孩,见人就下跪,真是好没出息!”师一帅吓得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南云天回头怒道:“我南云天堂堂汉子,怎么就收了你这么个没出息的手下,门派大难,你也能跑路?”他是经历过门派覆灭的人,最见不得的就是师一帅这种临阵脱逃的逃兵,对手下大喝道:“来呀,将他剁了扔进江里喂鱼!”

    “是!”几百大汉称是,立刻将跪在地上的师一帅拉起,就要将他形神俱灭。

    “大哥,不要呀,我对你忠心耿耿......”师一帅吓得大哭不止,磕头如捣蒜。

    望隐不忍,觉得自己六兄弟之前总归是欺负过他,便对南云天道:“南大哥,这师一帅虽然可恶,但好歹于我算是故交,就放他一马吧。”

    南云天道:“望兄弟就是心善。”回头对手下道:“先将他绑起来,事后交望兄弟处置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众手下将师一帅绑了个结结实实,师一帅却很高兴,急忙对望隐千恩万谢道:“多谢望大哥!”

    望隐撇他一眼,没有说话,之前自己兄弟六人打劫他多次,心中有愧,可得知雾隐门大难,他却事先跑路,心中着实也看他不上。

    望玥对鹿灵儿道:“灵儿,这两人都与相公相识,你认识么?”

    鹿灵儿道:“这南云天没有见过,那师一帅却是见过的,当时他在彭衙城内调戏一只老母鸡,着实可恨,不是个好东西!”

    望玥闻言看了一眼师一帅,道:“那是该千刀万剐,相公就是心太善!”

    师一帅闻言心中一寒,不敢看向望玥。

    望隐哈哈一笑,拉过望玥和鹿灵儿,对南云天介绍道:“南大哥,这是我两位妻子,望玥,鹿灵儿。”

    南云天赞道:“几年不见,望兄弟都已经成婚了,还娶了这么两个如花似玉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他可不似应无双,既然知道了望隐的真实名姓,便立刻改口为“望兄弟”。

    望隐又将吕萧然等四人介绍给南云天,南云天一一见礼,最后望隐对望玥等人大致说了一遍与南云天的相识过程,众人才知道他们之间还有这般生死过往。

    南云天笑道:“望兄弟是我救命恩人,若是没有他,我南云天这条命早就折在那滕坤手中了。”

    望隐摆摆手道:“救命的事休要再提,其实我们都应该感谢应兄,若不是他,我们这两条命都要折在滕根堂!”南云天点头道:“是呀,幸亏应兄,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望隐笑道:“自我们分别后,应兄便与我一道,直到前些日子才分开,他好的很。”

    南云天欣喜道:“那便好,你们都是我的救命恩人。”忽然想起一事,问道:“望兄弟,当日我们从滕根堂出来,应兄弟说要带你和盈儿去噬魂教总舵,你是如何安然出来的?”

    望隐道:“我根本没有去噬魂教总舵,应兄在半路便要放我离去,后来我和盈儿便和他一道闯荡天下。”

    南云天闻言,感慨道:“应兄弟真是仗义呀!”忽然脸上露出凶相,恶狠狠道:“那个腾坤,我以后非要宰了他。”

    望隐笑道:“从滕根堂离开时我便说过,他以后必然会死在我手里,南大哥可别和我抢呀。”

    南云天哈哈大笑,拉住望隐的肩膀道:“你看我笨的,你来了这里,我们却在这里说了不少话,来来来,去我的洞府,我们好好聊一聊!”

    龙隐道:“好!”回头对望玥,鹿灵儿以及吕萧然等人道:“我们去南大哥洞府坐一坐可好?”

    众人均没有异议,南云天哈哈大笑道:“好,我蛟龙帮的洞府就在这悬崖下,大家随我来!”说罢当下跃下悬崖。

    众人跟上,来到江面上,但见这江面广阔,两边均是高达千丈的悬崖,江水湍急,奔流不息,望隐问道:“这可是甬江?”

    南云天笑道:“这可不是甬江,而是鄂江,比起甬江可差的远了。”指了指江边的一处河滩,道:“那里便是我的洞府,诸位请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鄂江边上,有一处开阔的河滩,直深到江面中央,河滩紧靠悬崖的底部,挖了一个大洞,南云天当先进去,对望隐等人道:“来来来,望兄弟,这里便是我的洞府了。”又对后面的几百手下道:“带着那师一帅,在外面等着!”

    “是!”众手下立刻称是。

    望隐等人进得洞来,原以为会是寻常山匪的粗糙洞府,没想到刚一进去便见金光闪闪,照的人睁不开眼睛。

    只见这洞府足有百丈见方,装扮的甚是富丽堂皇,圆顶和四周的石壁都用金色的材料贴满,耀眼无比,棱角处都用五颜六色的宝石镶嵌,甚至在满是金光的石壁上,还画了许多人物形象,很富有艺术气息。

    望玥打趣道:“想不到南大哥看起来五大三粗,心中却如此细腻,居然将洞府打扮地如此漂亮!”

    南云天闻言挠了挠头,不好意思笑道:“都是瞎闹的。”
错误举报(免注册) 打开/关闭